欢迎来到赤壁土特产!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产文化 >

张之“洞”:张之洞与洞茶

时间:2013-08-27 10:29来源:赤壁土特产网 作者:赤壁特产 点击:
以《张之洞全集》为中心 1889年(光绪十五年)十一月,张之洞抵达武昌,就任湖广总督。昔视学以采风循行江汉,今绥疆而问俗远及衡湘,张之洞自此开始了在两湖十八年的总督生涯,直至1906年离鄂赴京入军机处,进入中央领导核心。 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

——以《张之洞全集》为中心


  1889年(光绪十五年)十一月,张之洞抵达武昌,就任湖广总督。“昔视学以采风循行江汉,今绥疆而问俗远及衡湘,”张之洞自此开始了在两湖十八年的总督生涯,直至1906年离鄂赴京入军机处,进入中央领导核心。
  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晚晴政坛重臣与学界巨擘,历任山西巡抚、两广总督、湖广总督、兼署两江总督、军机大臣、大学士等职。督鄂十八年期间,他力推新政,全面发展政治、军事、文化、教育等近代化事业,尤重兴办实业,发展经济,其中对两湖包括蒲圻茶叶生产多有关注、奖掖扶持。本文据《张之洞全集》(河北人民出版社1998年8月一版)勾稽史料,予以初步探讨。


一、 劝谕商民大力讲求制茶之法


  十九世纪后半叶两湖茶叶生产面临的情势是,茶叶“为土货大宗,关系两湖商民生计”,但印度、欧美、日本各处,种茶渐多,销流渐广,加上究心培植,加工烘制,致使洋茶货价,日高一日,我茶出口年少一年,若不早整顿,则必如他事终落之后,原有大利,尽为外人夺去。
  张之洞到鄂后,采取各种措施,大力推动两湖茶叶生产,要求茶商大力讲求制茶之法,提高茶叶生产技术和质量,从而在与洋茶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1891年(光绪十七年)六月初三日,继前一年批示六帮茶商禀恳整顿茶务积弊,又批示江汉关道关于核议茶商整顿茶务章程,要求 “及时整顿,以维商务”后,张之洞通令两湖产茶各州县,讲求制办红茶,以利提高质量。
  张之洞指出,他到楚以来,熟察茶事情形,湖南湖北产茶州县约共二十三处,他反复博采周咨,接到湖北牙厘总局候补道曹南英所上条议(两年后,张之洞又派 曹南英赴上海、福建访察茶务),深查细究汉口茶叶销路利病情形,讲求制办红茶之法,他认为尚属简括,责成抄发湖南湖北产茶各州县,根据各自实际,斟酌照 办。
  曹南英在条议中指出:湖北、湖南两省产茶之区茶树滋长茂盛,无须再教授种植技术,只是制茶之法甚多,必须善为制办,才能自立于不败之地,而可望茶务转 机。条议并将采访各茶商所获茶叶制办之法列出,以供参考:一采茶宜时早;二、制茶宜趁天晴;三、开茶宜禁陈茶;四、捡茶宜精细;五、制茶宜视火候;六、茶 箱宜较准;七、出箱宜谨防水湿;八、出售宜勿做样。
  张之洞要求,将曹南英条议转发湖北、湖南各产茶州县,遵照施行。他列举的州县有:湖北兴国、鹤峰、蒲圻、通山、通城、崇阳、咸宁、嘉鱼,湖南长沙、善化、益阳、湘乡、湘潭、浏阳、醴陵、安化、巴陵、临湘、平江、武陵、龙阳、桃源、沅陵等。从中可以看出,蒲圻排名居前。
  张之洞指出,但患茶叶之不精,不患销路之不畅。他要求,恺切晓谕商民,实力讲求,按照粘抄事宜,各就本处情形,询访办茶商人、种茶园户,筹议如何督劝 稽察切实办法,及讲求制办红茶未尽事宜,转饬产茶州县,迅速筹议各州县劝惩章程。(《札两湖产茶各州县讲求制办红茶》,《张之洞全集》第四册2839— 2842页)
  1892年(光绪十八年)二月初六日,张之洞发出《劝谕茶商讲求采制各法示》,指出茶叶之佳尤以采摘趁早为第一要务,又制茶宜趁天晴,焙茶最故忌烟气……他曾经要求各地对茶叶采制各法再行悉习体察妥议,因日久未见详覆,特再札催。
  1894年(光绪二十年)二月二十七日,张之洞对道员庄赓良禀呈茶商条陈作出批示。条陈指出茶商入山买茶多用大秤,往往有加至三十二两以外者,园户不 堪赔本,不得不迟摘粗茶,以并搀杂水湿充数,希图多压斤两。“茶商入山”自然也应包括羊楼洞。对此,张之洞提出“精茶色、恤园户”两条尤为根本,要求注意 茶叶质量,保护茶农利益。
  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十月十一日,江汉关洋税务司穆和德熟睹茶务实际情形,深明利弊,表示愿为中国茶利谋补救之术,张之洞“实深嘉许”。下令委 托穆和德筹画种茶、制茶良法,在汉口或产茶地方设立厂所,延请洋人实力教导。(《札委税务司筹画制茶种茶良法、在汉集股设厂教导》,全集第五册,3526 页)其中,张之洞虽承认“汉口一镇又为各省茶市之枢纽”,却又提出“或产茶地方设立厂所”,而当时汉口之外,羊楼洞为两湖茶叶中心,因此,这里的“产茶地 方”,很可能包括羊楼洞。
  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四月,张之洞接江汉关道报告,据武昌府崇阳、蒲圻、通山 、咸宁、兴国等州县,及茶厘委员易学灏暨茶业公所商董禀复,大都以机器制茶,水味苦涩,香气不清,只宜英国,以外则不能畅销,机器价贵,成本难筹,不如仍 循其旧为词。当月十四日,张之洞在《札江汉关道劝谕华商购机制茶》中,对此进行了批驳。他指出,“若谓机器制茶,香味不清,此说最谬。”“若谓机器制茶, 只销于英,尤为无稽妄说。”要求江汉关道趁茶商云集时机,迅速再传集各茶商,极力劝谕他们筹办机器制茶。并表示定必竭力扶持,酌筹资金相助。(全集第五 册,3815页)同年十二月初一日,张之洞接到江汉关道报告:劝谕茶商购用机器制造合股难度很大,他们惟求“仍照向章”即按过去惯例办事。张之洞批示指 出,茶务不讲求种植制造,已非探源之策,其余俱属末节。要求随时认真讲求培植茶树、制造茶叶之法,务使中国大利不致外溢。(全集第六册,4817页)
  1899年,湖北省创设农务局,延聘美国教员,讲授西式种植畜牧之法,以兴地利而裕民生。正月初七日,春节尚未过完,张之洞下令指出,茶叶为通商货物 大宗,种植亟须讲习,湖北通山、通城、崇阳、蒲圻等县向为产茶之区,特饬委办杨芳林之试用通判何煊、委办崇阳茶厘之候补知县胡子功,前往通山、通城、崇 阳、蒲圻等县,择其地脉产茶最佳之区,酌购茶秧五千株,外购茶子约一二万颗,务必于二十日内购齐,沿途妥为照料,陆续解运回省,交农务局查收。(《札委何 煊等驰往通山等县会同地方官采购茶秧》,全集第五册,3746页)
 

二、“鄂岳铁路自以经由羊楼洞为宜”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张之洞致电羊楼洞委员张价藩、孙家钧以及蒲圻程县令:
  “径电悉,该商等禀亦接阅。鄂岳铁路自以经由羊楼洞为宜,虽云‘迁干就支’,实则路商两益,应即照准:改由中七里穿过羊楼洞,以转达羊楼司。该县委等即告知日本技师,并晓谕该处商民知之。”(全集第十一册,9566页)
  此前的1897年,长沙一武昌电线工程启动,张之洞要求蒲圻等县出告示,务使做到家喻户晓,以释疑虑,确保工程顺利进行。而此次铁路建设,亦得到张之 洞特别重视。“羊楼洞委员”,查张之洞其他电文得知,是正在羊楼洞的湖北省查勘铁路委员,他们从湖南到湖北沿拟议中的路线一路查勘,以确定铁路走向。电令 为我们揭开了一个沉湮已久的重大历史秘密:今天的京广铁路南段即电文中的粤汉铁路鄂岳段,曾经差一点从羊楼洞经过。从电文中可知,此举是张之洞对当地商人 请求的正面回应,同时铁路的这一走向是有争议的,即有人认为有迁干线就支线之嫌,但张之洞认为此举“路商两益”——此处的商应即羊楼洞茶商茶业,而坚持已 见。
  张之洞奉调湖广,用他自己的话说,“事由议奏芦汉铁路而起,”他就是因为铁路而到湖北来的。他也一直以兴建铁路为职志,历十八年而不渝。张之洞多次说 过:“洞平日素持轮船、铁路更为利国利民之说”(致陈宝箴);“铁路乃中国第一大政,鄙人创议之第一大事。”(致鹿钟麟)“查创办铁路,我十年来极力赞 成”(致盛宣怀)。史传则指出,张之洞“及移楚,则一以路政(铁路)、工业为务。”他是大办工业,办大工业,狠抓发展的先行者。
  张之洞在抓发展过程中,“莅官所至,必有兴作,务宏大不问费多寡。任疆寄数十年,及卒,家不增田一亩”。(《清史稿》)“用财浩繁,大率取之中饱私规,不竭民膏,不侵库款。”(陈宝琛语)
  由此,我们对这位总督在湖北期间的心路历程、性格特点略有所窥:喜欢做事,狠抓发展,不怕花钱,(他曾说过,“鄙人向来论理财,先以赔钱为主义,特不敢倡言,恐招当代会计家呵骂。”)同时尚能做到洁身自好。
  对于铁路的修建,张之洞认为湖北是关键,“两路(芦汉、粤汉)枢纽,全在湖北。”(致鹿钟麟)“粤汉、京汉,中国之大干路。干联络一气,全局俱 振,……京汉之外,自以粤汉、川汉为最长,最要之线。”他抓住美国合兴公司自毁成约,授我以柄之机,千方百计,竭尽全力,收回粤汉路修筑权。“争回粤汉铁 路,鄙人竭一年半之力,三省用千余万之款。”然后排除万难,大力推进粤汉路修筑。
  粤汉铁路收回后历经三年,朝廷叠旨催办,而路长费巨,筹款集股毫无头绪。“自官疆吏以来,已二十五年,惟在晋两年,公事较简。此外,无日不在荆天棘地 之中,……总之,不外《中庸》‘勉强而行’四字。”(《抱冰堂弟子记》)铁路建设同样如此。张之洞顶着巨大压力和非议,决心借款修路,否则终无可成之日。
  至于粤汉路的具体修建,张之洞力排众议,坚持先修包括蒲圻的武汉至长沙(最初是武汉至株洲)段。他指出,粤汉全路难期速成,惟有先将武昌至株州一段修 成,则萍乡可直达汉口,中间经过长沙、湘潭、岳洲、武昌等巨镇,亦成一小小局面,以后股便易招。张之洞认为,分三段修造,则路短费省,成早利速。计划武昌 至岳州五百一十里归湖北修,岳州至长沙三百五十里归湖南修,长沙至株州一百一十里,旁接枝路通湘潭六十里,共一百七十里,由盛宣怀代修。(全集第十一 册,9607页)
  1906年(光绪二十八年)五月十六日,张之洞接到盛宣怀起草的粤汉铁路会奏稿。原议此路由鄂、湘、粤三处赶办,武昌至长沙一段先行赶竣,现奏稿提出 由广州入手。张之洞立即致电盛宣怀,认为大与本意不合,如此则何年方能到鄂与芦汉接通?且由武汉先接通长沙六百余里,此路无高山大河,费省工速。若鄂、湘 两端并造,不过六七个月,即可行车 ,实于芦汉路有益。为加快铁路建设速度,张之洞提出,武长路武昌至岳州为北段,归鄂省修,湖北多修将近百里,长沙至岳州为南段,应归湘省自修。但此两段必 须同时开工,两端并举。(全集第十一册,8819—8820页、9585页)
  直到调中央工作后,张之洞仍关注湖北,关注铁路建设情况。“粤汉路事,邮部与湘绅意见相歧太甚,彼此固执,迄未融洽。”张之洞从中调停解释,久未合 拍,三方意见,均不相同。1908年,武长段拟先行开工,张之洞七月十六日致电继任湖北总督指出,此时湖南省株昭一段尚未定议,岳长一段更无影响,鄂省武 长一段万不可遽行开工。此路必须由武昌通长沙,始能稍有客、货运载生意。若仅至岳州, 则终年可通大轮之地,断无客、货搭载火车。如此,则养路费全须赔贴,股息更无从支付,官钱局款数百万无法归垫,徒负巨累,其岳汉路之武岳一段,此时只可先 办购地一端,备料等事,似宜缓办。(全集第十一册,9676页)
 

三、支持俄商到羊楼洞采办茶树


  史载,1883年,俄国从中国湖北羊楼洞地区购买茶籽、茶苗,栽植在尼特植物园内。由于该地自然条件不宜,1884年又将茶树移植 到苏呼米和索格茨基的植物园以及奥尔格斯克的苗圃、米哈依的植物园。1888年俄国学者波波夫来中国学习茶叶生产技术,回国时又购回几万公斤茶籽和几万珠 茶苗,并聘请刘峻周等10名茶工,到高加索、巴统等地种茶,促进了俄国茶业的顺利发展。此事还有后话。
  1893年(光绪十九年)五月二十九日,俄国驻汉领事给江汉关道来函:俄国百昌茶行商人达尼罗夫准备派遣仆人黄絮如赴通山、羊楼洞、聂家市等处,采办茶树,请填给护照。江汉关道旋即批准函请,为其填给赴通山、羊楼洞、聂家市办茶树单照各一套。
  七月初七日,俄国领事函称:尼达罗夫禀,在通山办就茶树装船运汉,被该处乡民作坝阻止。七月二十日俄领事再次来函称,乡民仍予阻止。八月初三日,俄国 领事又来函,称百昌商人在通山采办的茶树,因乡民作坝阻梗不准放行,通山县奉文后,任意玩延,并不赶紧办理,以致茶树耽延日久,均已枯死无用。该商亏耗甚 大,且该处绅民勒索钱三百千文,理应赔偿。
  张之洞接到江汉道禀报后,于八月初九日作出批示:查洋商详领单照赴内地采办茶树贩运出口,曾经总理衙门核准有案,各省通行已久,今俄商请照赴通山羊楼洞采办茶树,通山县民何得抗照阻挠,妄行生事。(全集第四册,3166—3168页)
  同日,张之洞又接到关于湖南临湘县民毁弃俄商茶树案的报告:俄商百昌商人持江汉关道发给的单照往临湘聂家市采办茶树七百余株,装箱二百余口,正在上船 运汉。七月二十五日五点钟,突来乡民百余人,不问情由将茶树箱二百余口全部毁坏,连茶树一并抛入河中。张之洞指令派湖北候补道李谦驰往查办。后经查明,聂 市民人毁弃茶树箱一案,实因经手人未将江汉关道所发单照呈交该县,请验出示。致使该处乡民疑为私运茶树出洋,绝之生机,遂将茶叶毁弃,并无抗照别情。买办 茶树以及杂用等项,共计钱四百八十余串,由当地绅耆筹赔钱三百一十四两。(全集第六册,4732页)
  从上文可知,俄商原计划从通山、羊楼洞、聂市三地采办茶树,但在通山、聂市均受阻,唯独没有在羊楼洞受到阻挠的报告,由此可见,俄商在羊楼洞采办茶树是顺利的。
  1894年(光绪二十年)三月,百昌茶行商人达尼罗夫赴蒲圻羊楼洞办茶,行至新店,被该处闲人围绕,且被顽童掷石致伤,同时羊楼洞出现匿名揭贴,称中国茶务向来称盛,近因洋人来此以致亏累等。张之洞当即严饬地方妥为弹压,查禁拿办。
  五月七日,张之洞就此发出《晓谕产茶各处示》。针对当时茶农的思想顾虑,张之洞释疑解惑,指出,咸丰以前,湖南、湖北两省茶叶,仅售给山西商人或销往 上海,销数十分有限。自同治年间汉口通商以后,售者愈旺,种者愈多,年增一年。近来每年销数接近银一千万两,较之早年增加六七倍,而光绪六年至十五年销数 尤多,怎能说本来称盛因洋商而亏累!所以光绪十五年以后销数较少者,系因英国近年多用印度茶,买中国茶独俄国买茶日多,故销数尚不甚悬远。
  张之洞指出,假如真能禁绝洋人来买茶,试问每年所产值银一千万两的茶销给何人?如果使得茶船渐稀则销路渐滞,哪里能卖出好价钱!(全集第六册,4888页)


四、确保羊楼洞等产茶地区安靖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中国爆发震惊中外的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侵华事变,史称“庚子事变”。其间,在南方的长江流域也发生自立军起义事件,蒲圻羊楼洞一带成为起义军一个重要活动中心。张之洞调兵遣将,前往驰压,确保地方安靖。
  当年七月二十七日,张之洞接报:访闻鄂湘一带红教匪徒(指起义军,下同)甚多,湖北省沔阳州新堤,湖南省临湘沅聂等处,各请调兵缉捕,遂窜聚蒲圻县羊楼洞,约计一千人,四出抢劫,并扬言已聚集五营、七营在崇阳、通城、蒲圻等县,定期起事。
  张之洞立即委派办羊楼洞茶厘候补知府盛春熙驰往,确切查办。并令武恺营派委得力员弁,率一营驻往羊楼洞,会集地方文武实力围拿。(《札派武恺营赴羊楼 洞拿办红教匪徒》,全集第六册,4048页)此前,与羊楼洞毗邻的湖南临湘县聂市等地,教堂先后被焚抢,张之洞也下令迅速弹压保护。
  七月二十八日,张之洞电告湖南巡抚、岳州署道台,已派武恺营,并委知府盛春颐,驰往蒲圻一带剿捕。二十九日,致电岳州镇台:新堤土匪滋事聚众二三千, 鄂省已派营乘轮进剿,并派炮船迎截。要求岳州镇速在陆溪营就近调拨炮船十只,即刻驶往新堤,合力剿办,不可稍延。三十日,致电正在上海的盛宣怀,请他责成 电报局迅速将电线接至新堤、蒲圻县、羊楼洞,三处费用均由鄂省出。又分电有关各处,通报富有票会匪谋在汉口作乱,定期二十八日起事,发觉擒获二十余人。武 汉安靖,蒲圻、临湘两省交界处会匪蠢动,湘、鄂两省已派水陆数营会剿。
  八月初四日,张之洞致电湖南巡抚、岳州道台、镇台:此次汉口匪徒谋乱,全恃新堤为应援。是新堤、蒲圻乃大枝匪巢,啸聚最多,蓄谋最久。八月十四日再次 致电:探闻崇阳县境有匪徒数百人,定本月十八日起事。鄂省相距较远,已派驻札新店的恺字营勇一百名驰往剿捕。因新店匪踪未散,不能多拨,若欲续派实难速 到。他要求湖南省速从省内各营酌量抽拨二百人,飞驰前往剿捕。并设想以后沿江之匪,如岳州、临湘、滨江等处,则鄂助湘。两省交界山内之匪,如崇阳、通城、 羊楼洞等处,则湘助鄂,进行剿灭。(以上均见全集第十册)

(责任编辑:赤壁特产)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赤壁一合酥的由来

    话说公元208元(建安十三年)七月十二日,曹操率领百万水陆大军,发起荆州战役,然后...

  • 曰不得撤的典故

    曰不得撤: 乃赤壁经典方言,表示非常好,真棒、很了不起的意思。就像你太有才了 、 ...

  • 赤壁人口头禅“曰不得撤”的由来

    东汉末年,群雄逐鹿。天下三分,曹操已占其二,据雄兵百万,以猛将千员,席卷荆襄,虎...